小情致兩帖

venev chao | | [奧], 冷浪漫, 餅乾屑, 貓掌印

天氣開始熱,唯恐突如其來的盛夏奪春,連夜孵種掊土,給兒女種貓草。

過沒兩三天,貓草就發芽抽苗、苗尖吐露,長得齊齊整整的。

幾年前,波羅總是直接衝去盆邊,虎頭微側、虎牙一拽,連根拔起新生麥苗,玩的意味大過於吃,還把土灑得到處都是。於是今年播種時警告他:要吃媽媽剪給你吃,不要再糟蹋植物了。截至發稿為止,在完全沒有防護措施的情況下,麥苗只歪了一根。

「讓我照顧妳!」

venev chao | | [奧], 冷浪漫

年底流感不可小覷,加上紅姨來訪,更是昏天黑地。

今天大病初癒╱出獄,逃離多日昏沉腦袋、無力肢體,有種「哇出運啊」的輕盈感。為了感謝賢石的多日照料 + always got my back,我決定把他抓來向金城武的經典廣告致敬(喂嘿)

讀〈我不是公主〉:兼論女王之廉價

Bropheus Huang | | [石], 網摘, 餅乾屑

為了證明在這篇文章自爆「其實,奧石也愛言不及義、滿口胡話啊」所言不虛,因此舊作全文照貼,博君一笑。原稿發表於 2008 年 9 月 18 日。

被回應文章:我不是公主 - I am Queen - 無名小站|作者:女王

他媽的我就是沒辦法當驕傲的公主,我就是沒辦法把男人當司機、奴隸、提款機!
男人說:「我不懂,為什麼妳要把自己弄得那麼辛苦?」
對,我羨慕那些天生公主命的女生。
我認真的羨慕是因為我知道我永遠沒辦法變成這樣的人。

(為了不要傷大家的眼,我邊敷眼睛邊向大家報告我剛傷眼看來的內容
 就是有人情感障礙,無法接受男友的任何好意,所以很獨立不是公主
 但是男朋友們竟然因此離開她,活該當一輩子奴隸,然後再顧影自憐)

我居然看完並且回應了這篇文章……

善男子、善女子:一偈曰愛

venev chao | | [奧], 冷浪漫, 思房話

本文舊作重貼,原稿發表於 2006 年 8 月 24 日。不贅,以下。

當悟此言,以愛名之:

知道你不能被誰佔有
故而我始敢盡情享用

知道你無法聽人左右
故而我勇於任性要求

睡前,靈光乍現,
一言以蔽之,互為主體又淋漓盡致。

何謂「一起」:geMeinsam

venev chao | | [奧], 冷浪漫, 思房話

本文舊作重貼,原稿發表於 2003 年 6 月 1 日。時移事往,現在的我,和成年前差之遠矣,再無法寫出這樣充滿「單身—交往 Twilightzone 氛圍」的東西。但它保留了從當時延續至今的「我相信」,所以全文照貼,充作其它文章註腳。

下面諸多詮釋,請視為一個年輕愛情初學者的借題發揮——用凝視、叩問外語字彙,來逼近心目中的「愛是怎麼一回事」——而不是德語教學。以下~

gemeinsam。
adj. 共同的,共有的。
adv. 一起地,共同地。

【辨】……指「作為個體」的兩人或多人共同的,及涉及的對象不是做為一個整體出現,而是指各個體共同的。
(出自中央圖書出版社《實用德漢字典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