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是二八年華

venev chao | | [奧], 思房話

十六歲的我覺得,二八年華是新鮮耐嚼的詞。成語埋進了乘法梗,如同祕密結社的切口識別,既迂迴又照眼。待紮紮實實走到了二八,當年看不清、算不來的劇情皺摺一一攤平展開:故作老成的數字、低調炫耀的青春再與我無關,就又覺得這詞,怎麼說呢……平坦極了。

二八歲生日前,配飯動畫是《涼宮春日的憂鬱》,除了集結許多優秀元素(主角有幸運星竹劍風、吐嘈乃銀魂大叔風……總之非常對味),這部動畫對我來說還有另一驚人之處:這幾天劇情,不偏不倚地卡在「漫無止境的夏日」章(以下雷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