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情致兩帖

venev chao | | [奧], 冷浪漫, 餅乾屑, 貓掌印

天氣開始熱,唯恐突如其來的盛夏奪春,連夜孵種掊土,給兒女種貓草。

過沒兩三天,貓草就發芽抽苗、苗尖吐露,長得齊齊整整的。

幾年前,波羅總是直接衝去盆邊,虎頭微側、虎牙一拽,連根拔起新生麥苗,玩的意味大過於吃,還把土灑得到處都是。於是今年播種時警告他:要吃媽媽剪給你吃,不要再糟蹋植物了。截至發稿為止,在完全沒有防護措施的情況下,麥苗只歪了一根。

晚上波羅無故喵嚷,聽起來像是要吃飯,但明明食盆裡飼料充足……

我一邊哄貓、一邊和男人交頭接耳:「該不會是想吃飼料配貓草吧?」剪刀才剛拿出來,大貓頭就亦步亦趨跟到陽台。剪碎貓草、撒在飼料上,我手都還沒抽開,這孩子就一邊呼嚕一邊吃了起來。

我們又驚又喜,視為六歲貓的體貼受教。孩子的學習不能等啊嚕。

洗澡前,男人裸上身,舉啞鈴。發現腹上一痣,如此明顯,卻恍未曾見。

我說:「你是假的吧!快點給我現出原形!(指)」

他說:「哎呀,想不到變身失敗了。01」一副馬失前蹄、孔明失算的樣子,亦有一些奈我何的無賴。

01如果你看過動畫《鋼之鍊金術師》,就會知道這個梗:Envy 變身成 Ross 少尉暗殺 Maes Hughes 時,就是因為變錯了顆痣被識破的。